当前位置:主页 > 百科知识 > 婚嫁 > 婚姻家庭 > 内容欢迎大家投稿

愿生生世世做夫妻

时间:2014-03-26 10:58来源:未知 作者:大宝库 点击:读取中

  我去过不少国家,哪儿都没中国好;我去过不少省份,哪儿都没北京好;北京虽大就数咱家好;咱家不少人,就数老伴好。这几句开场白,王先生对老伴的爱溢于言表。从副厅级岗位上退休的王先生,从兼职律师变成了专职律师,工作挺忙,我是从律师常规培训的课堂上找到他的。王先生说:“本来老伴不同意采访的,她就愿意过踏踏实实的日子。听说可以不用真名才勉强同意。”王先生的叙述从新中国刚刚解放时说起。

 

  穿军便服的漂亮姑娘

 

  1949年我在河南安阳上初中,开学没多久,校园里突然来了十几个新生。他们身穿长长的灰军装,头戴灰色八角帽,腰里扎着皮带,非常精神。他们一出现立刻成了全校学生关注的焦点。后来听说,他们是部队干部的孩子,从小在部队子弟学校长大(就像电影《啊,摇篮》里的那些孩子一样),随着部队转战南北、风餐露宿,是吃革命的小米长大的。1949年攻打安阳的时候他们一路给解放军演节目鼓舞士气,一路随解放军打进了安阳城。在我的眼里,他们的那身灰军装是最美的时装。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孩子都非常羡慕。就在这些部队的孩子中有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儿,她就是我现在的老伴。她的父亲是太行山行属教育科长,她的母亲是党校教员。

 

  初中阶段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我们一起演过戏。演的是根据前苏联小说改编的话剧《卓亚和舒拉》。我演舒拉,她演舒拉的妈妈。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她不爱说话,但演起戏来非常认真。上高中以后,我们分在一个班,还是邻桌。当时我们的伙食费是8元钱。我家条件不是太好,总是交不齐,但奇怪的是每次都有人帮我补齐,我问伙食科的老师,他不告诉我,我去问她,她笑笑说:这还不是应该的吗?从那时我就更加注意这个不仅漂亮而且善良的女孩了。那时候虽然我心里非常喜欢她,却从未向她表白过。因为我觉得她离我太远,她就像美丽的天使,可望而不可及。

 

  高中毕业的时间越临近,我的心越忐忑不安,我们就快分开了,但我又没有勇气去向她表白。正当我愁肠百结的时候,她来找我。内向的她竟对我说,要嫁给我,并认真地说:“我看中了你的人品。”当时,我觉得这一切就像梦一样。为了证实她说的话,我说:“你文科好,我理科好,要是考不到一个学校怎么办?”她说:“没关系,一家里又有文又有‘武’不是更好吗?”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从这以后我们就一起复习,一起到新乡考大学。在这期间,我们在同学中公开了我们的恋爱关系。同学们有的羡慕、嫉妒,而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一个了。

 

  接踵而来的考验

 

  高考结束后,我们一天天焦急地等候着录取通知书的到来,也一天天的憧憬着我们的未来,想着我们一起上大学,假期一起出玩。等大学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正当我们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没想到一个考验降临在我们的头上。

 

  高考结束一个月后她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北京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而我却因爷爷出身地主而落榜。这对我是个沉重的打击。1955年8月底,就在她去北京读书的前夕,我去找她,提出了分手。因为我马上就要回农村当一名民办教师,我们的地位、前途是如此的悬殊。我不能拖累她。听了我的话,她有点生气地说:“我早就说过,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品,而不管你是一个大学生还是一个农民。别泄气,我相信你会站起来。”1955年9月我回到农村当了一名小学代课教员。那时,我的心里很郁闷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她就常给我写信,鼓励我振奋精神。那时她年轻漂亮,又是学医的大学生,追求她的人很多,但她对我始终如一。她的信和她对我的爱,让我在当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挺了过来。1956年苏联援助我国156个大型建设项目,需要很多人,我被招到山西大同一个军工企业工作。寒暑假的时候她都从北京赶到大同看我。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和一个普通工人的恋爱在同事和领导那儿传为佳话。1960年,她大学毕业了,被分在北京工作。而我却要调到银川工作。这时我们的关系又一次经受了考验。最终她选择了去条件非常艰苦的银川。管分配的老师让她慎重考虑,她说:“我知道我选择了什么。”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在地处边远的银川地区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到了宁夏我们就结婚了,没有仪式、没有宴会、没有宾客,只有心心相印的我们俩。结婚以后,她一直随着我从银川到大同再到山西运城的山沟里。我们要供养两个女儿、一个老人,还要给我那一直在农村的老姐姐寄生活费,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但她从无怨言。她的工作单位也越混越小,从宁夏医学研究所到军工厂的厂医院到山沟里的卫生所到一个研究单位的卫生室。由于单位频换,影响了她的职称,到退休她还是一个副主任医师,而她的同学至少都是主任医师了。但她无怨无悔。她说,我找了一个好老伴,生了两个好女儿,构筑了一个好家庭,有一个好身体、好心情,我还求什么呢?老伴说的轻松,但我知道我欠她很多;她为我付出了很多。在山西的时候,我们以很少的工资要供养两个孩子、一个老人,还要给我在老家的姐姐寄钱。对此她从没有半点怨言。因为有她的支持、信任,我不论到哪里工作我都很努力,1957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1年至1983年我参加了北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党政基础科专业的学习,1983年通过了所有课程的考试,成为第一届毕业生。在中南海王震将军亲自给我们颁发了毕业证书。1984年我又成了司法部中华律师函授中心的第一批学员,并以高分毕业。1988年取得了律师资格。从副厅级管理岗位退休后就专门从事律师工作了。

 

  白头到老是系统工程

 

  我觉得白头到老是个系统工程。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容易,但柴米油盐地过日子、抚养子女赡养老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就需要夫妻双方同甘苦共患难,互相包容了。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的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每个月要给他们寄生活费,有一个月等我们给她俩寄完生活费,就只剩下20多块钱了,但我们还是很快乐。为了节约开支,我学会了裁剪衣服,全家人的衣服都是我做,直到上了大学,女儿还穿着我做的衣服。一个家庭里夫妻关系的好坏取决于是否尊重对方,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这几十年来我们都是互相尊重、互相体贴、互相理解。三年前,我在农村的外甥来信说,家里想开个小磨房置办设备需要1万多元。对于我当时的收入,这也不是个小数目,我不太好意思对老伴开口,但又不好拒绝外甥。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老伴对我说,信我看到了,你赶快把钱寄去吧!

 

  老伴的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我就每天给她讲笑话,让她大笑几次。夫妻间不能有陈旧感,要总是新鲜才行。尽管现在我们已是空巢家庭,但我们从没有厌烦感。

 

  老伴喜欢旅游,以前我们既没钱也没时间,我和老伴退休后就开始到处旅游,去了济南、威海、蓬莱、烟台;去了桂林、北海、越南下龙湾;去了昆明、丽江、大理、西双版纳、缅甸;去了玉龙雪山、芦沽湖……不出去的时候老伴就在家里练钢琴,每当我看见老伴的手在键盘滑动、一首首优美的曲子从她的指尖流出的时候,我的心都醉了。

 

  我常对老伴说,今生今世我们是夫妻,我希望我们来生来世还做夫妻。

(责任编辑:大宝库)


------分隔线----------------------------
推荐内容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